我是张超 发表于 2013-6-15 12:11:41

叶苏婷:张渤治水事迹与祠山文化流传

    安徽广德在历史上文化根基很深,它既有吴风越韵,也有楚痕汉迹,广德新杭镇关家湾洞穴堆积物说明,早在三十万年前就有人类栖息。柏垫镇的下阳村遗址告诉我们,距今五千多年前,先民们就在无量溪、桐汭河畔开始了他们的文明生活。有些出土文物证实,在三千多年前的“春秋”时期,居住在广德的先辈们顺应自然、拥抱自然、与自然和谐相处,表现了一种容天、容地、容融他人的宽广胸怀,给后人留下许多神奇美好的传说。    江南祠山文化,传承久远,底蕴深厚,影响面广,是江南历史上一束奇葩。    说到祠山文化,不能不提到“祠山大帝”。    祠山大帝是西汉末期一个以爱国爱民为特征的治水有功之士。人们为了纪念他,便产生了一系列区域历史文化现象。    据传,在公元前五十九年(汉宣帝神爵三年的二月十一日),一个姓张、名渤、字伯奇的人降生在吴兴郡(湖州)乌程县(也有说出生于武陵龙阳)。张渤幼年聪颖过人,读书认字过目不忘。他很小便熟读“春秋”,还读过老子、孟子、荀子的书。十来岁时,对大禹治水特别感兴趣,决心以大禹治水为榜样,立志终身为治理水患而献身。    传说,古代江南洪涝灾害频发,特别是江南山区或丘陵地带,由于地势复杂,水流不畅,因而洪涝灾害连年。每当灾害临头,受灾民众有的家破人亡,有的背井离乡。一次次大灾后悲惨凄凉景象,让正在青春少年的张渤心如刀绞、寝食难安,这就进一步坚定了他为民治理水患的决心。    张渤二十岁后,在对大禹治水经验深入研究的基础上,征得父母的同意与支持,在亲朋们的热情帮助下,到水患频发的地区进行实地查看。后来变卖部分家产资助开河引水。几年后索性带上眷属,风餐露宿,治水在哪里,便在哪里安家。    在治水过程中,张渤参照大禹治水采用的开、疏、通、凿、引等做法,首先在“白绢”上绘好图,一方面带领家人劈山治水;另一方面走村串户动员、发动民众积极参加开河。民众们亲眼看到张渤无论酷暑还是严冬,起早贪黑,不畏艰难,开河不止,深受感动,因而参加开河十分踊跃。在西汉时期,劳动工具与大禹治水的“夏朝”要先进许多,但仍然简陋、笨拙,尤其挖土,破石和运土石等,工效很低。为了治水,张渤除亲自带头劳动外,还经常跟着水系的流向到各地查看。由于长年日晒雨淋,辛苦劳累,本来一个白面书生,转而渐渐变成一个黑面大汉。他常常晴天一身汗,雨天一身泥,头挽发髻,长髯飘飘。在人们眼中,他既是普通老百姓,又像天降“活神仙”。只要他在哪里出现,哪里就会人如潮涌。他的行动,不仅感动千千万万民众,也感动了一些地方官员。他们一次次上奏朝廷,要求给张渤以大封厚赏,但都被张渤一次次拜辞。    经过四十多年的不懈努力,江南大地湖港相连,河流畅通,洪涝灾害大大缓解。呈现在人们面前的是:水光滟潋,白帆点点;号子声声,不绝于耳。张渤眼观此种情景,手指轻轻捻着长须,心里充满喜悦。    汉元始5年(汉孝平帝)后,张渤已六十多岁,由于长年在水中浸泡,腿脚渐渐不听使唤了,但他仍忙碌在开河的劳动中。在开挖故鄣至泗安河道的开头,有人反映东亭这地方“一条长岗横山口,三天无雨水如油”。张渤听罢随即率人在东亭开挖了一个近二百亩水面的人工湖。据说建此湖是为储水以备干旱时人们饮用。与此同时,张渤领着家人和民众开挖广德至长兴的运河,并积极谋划开通广德至郎溪、南漪湖运河。张渤此时已届七十,身体日渐衰弱,但他从不言老,从不言病,支撑着身体与民工一起劳动。然而,天不逢时,徒有宏愿。正当张渤信心百倍开挖运河之时,朝廷出现王莽篡位,全国上下狼烟四起,兵荒马乱。灾难波及开河工地,民工也惶惶不安。尤其是自开河以来,家产已变卖罄尽,资费无援,开河工程难以为继。在国难家贫,年老多病的情况下,东亭运河被迫废于半途。张渤仰面长叹:“运河难以如愿,我有何颜面再见黎民百姓?”于是不久他带着病体,安顿好家人;首先将夫人李氏安置在广德东门外(后建娘娘殿)。然后,头缠黑巾,身穿黑袍,遁隐横山。    横山。一座海拔只有一百三十多米高的山。但它的地势、灵气很不一般。整个横山被那密森森的参天大树严严复盖着,犹如锦凤的头,金龙的首;与横山紧紧相连的长山和小横山宛若飘动的长尾和飞翔的双翅。站在笄山之巅远眺横山,那山顶高能擎天的大树真象锦凤之冠,蛟龙之角。山之美,水之秀,真乃修身养性之佳处。然而,在张渤的眼里却是别外一番情景。他结庐于松竹之间,整日郁郁闷闷。观白云心不静,听松涛忧难消,他心中仍然牵挂着开河工程,牵挂着民众的疾苦。他为壮志未酬而羞愧,他为民众疾苦而忧愁。本来年老多病,岂能雪上加霜?终于在一个暮霭苍苍,北风啸啸的寒冬,这位一生学大禹治水的人物——张渤,带着遗憾跨鹤而去。人们根据他生前的意愿,将他安葬在横山的西南角。    张渤在学大禹治水过程中,按照老子“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的思想,对水的利与害进行仔细分析,采取取利避害的治水办法,因而治水成效显著。大禹治水不畏艰难,身先士卒,治水十三年曾“三过家门而不入”。而张渤除了带头参加开河劳动外,还将全家搬到开河工地,就地食宿,这样一干就是四十多年,卖尽所有家产,后来因年迈多病,又遇兵荒马乱,在无奈之下隐于横山。东亭运河虽然废于半途,但他一生为治理水患所立下的功绩仍然受到人们的景仰。他与大禹一样,都是中华民族的脊梁,都显示了中国古人的伟大人格魅力。    张渤死后,江南各郡、州、县的广大民众深深地怀念他,年年岁岁以各种形式举行纪念活动。汉、唐、宋、元、明、清历朝历代的皇帝一再赐封张渤,一直封到“十四字王”。而他隐住的横山,改横山为祠山。为了更好地让人们缅怀治水功臣张渤,在广大民众的推动下,在横山之巅建了“礼斗台”、“祠山庙”。后来又几经改建,逐步建起了一群古建筑,如“广惠殿”、“灵佑殿”、“十王殿”、“近斗楼”、“宸翰楼”、“祠山寝宫”等。横山顶中间,还有一天然水井。井中的水清澈透明,甘甜爽口。人们给天然井取了个好听的名字:“龙泉井”。井上建一亭,四周汉白玉栏杆,给人一种“神来一景”之感。    千余年来,人们对张渤的纪念活动一直连绵未断,形式与规模也日渐丰富和壮观。全县先后建祠山庙七十余座。祭祀活动不仅在广德,而是遍及大江南北,海内海外。南京、杭州、无锡、芜湖、高淳……以及台湾等地,都相继建有不同名目的庙殿。在广德,每年二月初八的庙会,狮子、龙灯、马灯、各种杂耍、武术、戏曲、曲艺都竞相登场;锣鼓声、琴声、唢呐声与各类演唱声、叫卖声交汇在一起,形成一支最繁闹、最响亮、最浩大、最动听的民间文化交响曲;尤其在夜晚,各类彩灯更是耀眼,八仙灯、五星灯、四海龙王灯,最让人追看不舍的是“祠山大帝”灯,在满天星星辉映下,灯连天、星连灯、星火飞扬,万灯生辉。这些民间文艺表现形式,经过千余年的积累与发展,逐步演变成既丰富多彩,又各具特色的民间文化活动形式。    祠山文化流传一千多年,它的突出特点是一个“善”字。即善待他人、善待社会、善待自然。    善待他人。张渤及历代敬重张渤的人都主张人无贵贱,人格平等,对人施以爱心,以诚待人,以心换心。张渤在治水过程中,用爱心凝聚了千万民众雷打不走、风刮不散,关键是张渤处处尊重每一个人。    善待社会。祠山文化在传播中强调人是社会的人,离开了社会,人的吃、衣、住、行、医、学,终都无法实现。张渤在治理水患过程中,深深感悟到社会的力量无穷尽,因而张渤主张每一个人要养成一种对社会的尽责、尽力的习惯,要有一种社会公德。    善待自然。张渤治水,他在研究大禹治水经验的时就感悟到,自然不可轻视,更不可小视。他认为治水绝不能与自然对着干,而要顺应自然,因利势导,取利避害。开河引水,以“引”为主。张渤认为,自然有生命,不可损毁;自然有感情,不可践踏。在当时,已经张渤领人治理过的水网之乡,天蓝了,水绿了,花艳了,草青了;而且处处盈盈荷上露,灼灼如明珠。善待了自然,自然给人一种美的回报。    张渤因治水而名垂千古;祠山因张渤而灵秀天下。张渤祠山,祠山张渤,融为一体,享誉中外。    “江山代有人才出,各领风骚数百年”。张渤之后,在这块宝地上,各路才俊,相继而出。如范仲俺、梅询、岳飞、辛弃疾、何大圭、朱元璋、张光藻以及太平天国时期的忠王陈玉成、幼王洪天贵等。他们或文或武,或帝或臣,或佛或道,在这里尽展才华,各显风流,留下芳迹,流传美谈。他们身上蕴藏着一串串故事,一本本厚书。这些故事,这些厚书,体现了爱国爱民的主体理念以及“和谐明善,贵在践行”的思想;它不仅是我们宝贵的精神财富,也是发展旅游事业,建设和谐广德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历史文化资源。我们应该珍惜它,发掘它,利用它,这就是我们研究祠山文化的任务。

小阿Q 发表于 2013-6-15 17:22:59

研发祠山文化很有价值

我是张超 发表于 2013-7-25 00:15:29

祠山文化流传一千多年,它的突出特点是一个“善”字。即善待他人、善待社会、善待自然。
这个观点不错,任何一个宗教都是让人行善。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叶苏婷:张渤治水事迹与祠山文化流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