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张超 发表于 2013-6-14 00:35:57

广德:1935年广德祠山庙会(卜功泽 搜集整理)

农历二月初八是祠山大帝的生日。从明朝开始,在无自然灾害和兵燹的情况下,祠山庙会一般三年举办一次。1935年(民国二十四年)这次庙会,参加人数最多、规模最大,活动内容最丰富,有“盖三江”(即江南、江北、江浙)之称。庙会期间,从四面八方前来赶会的人成群成队,络绎不绝,形式多样。半个多世纪过去了,这些仍给人们留下深刻印象。一   筹办祠山庙会既是对祠山的祭祀活动,也是广大人民群众利用这一契机,广泛开展群众文化的好时期。因此,做好庙会的筹备工作十分重要。1、建立组织。这次庙会由县商会牵头。首先向县政府呈报,然后召开各乡镇、各同乡会负责人会议,成立“祠山会筹备处”,下设指挥组、联络组、总务组、出纳组等机构,并选出各组组长,负责庙会期间的组织领导、资金筹集、活动安排、内外协调、境外接待等工作。2、资金筹集。俗话说“兵马未到,粮草先行”。庙会虽是群众活动,筹集资金也十分必要。在筹备处的安排下,县域从三方面筹集:一是各行业公会、同乡会从公产收入中评出一部分资金;二是县商会根据各商号资金的多少及营业额地摊派;三是人民群众自愿捐助。这也是资金筹集的主要来源。各乡镇的资金筹集,主要根据各地参加活动的内容、规模而定的。在自筹的基础上,政府给予适当补助。这些资金必须在规定的时间内筹齐,并上报筹备处,由专人监督管理。3、活动安排。庙会的主要活动是群众文艺表演。它涉及面广、人多、要求高、难度也较大。各地、各单位根据自己的条件做好活动内容的安排,以自愿为原则,既不摊派,也无强制措施。节目确定后,上报筹备处。乡镇的龙灯、狮子、旱船、马灯为主;城区街道如状元坊、朝斗坊、崇德坊、仁德坊、宝华坊、松吴坊、保德坊、昇平坊、儒林坊、安宁坊以及各会馆、公会以平台、抬阁、秋千、北戏为主。此外,本省的安庆、合肥、和县、无为、泾县、旌德、徽北、巢湖和浙江的温州、江苏的句客、高淳等地不仅有大批香客、也准备了不少节目。4、节目制作。参加庙会的每个节目都要经过策划设计、编排、制作等过程。由于是全县最大规模的群众文艺活动,各方都很重视,并积极参加。在节目的设计和制作上,主办方为了争相斗妍,出奇惊人。不惜重金聘请技艺高超的能工巧匠,制作出令人惊叹不已的佳作,以求博得观众的赞誉。节目筹备期间,会馆与会馆,街道与街道彼此互探信息,不使节目雷同而又超过对方。尤其是抬阁,都想独出心裁,设计制作出尽善尽美的好作品。5、演员选拔与排练。节目确定后,就要寻找“演员”。如舞龙、舞狮和旱船的船工等,都是由业余演员担任。他们平时散处各地,为生活奔忙,必须互相打听寻找,才能把班子组织起来。马灯、地戏、秋千、抬阁、翻云等节目的扮演者,大多是十几岁的男女儿童,多数是第一次参加,无论从技艺上,心理上都要经过严格训练。“台上五分钟,台下十年功”,这虽是专业人员,参加民间群众文化活动的演员也不能滥竽充数。那时农村有句口头禅,“忙不完的腊月,玩不完的正月”。春节过后,走亲访友,也是开展各种文娱活动好时期。因此,演员选拔后,立即抓紧时间,确定专人负责,按照庙会承办的节目内容,有计划,有步骤地进行教授、训练。到二月二“龙抬头”,庙会的各项筹备工作均告一段落。二出会这次庙会从二月初六到初八,历时三天。祠山殿由于平时香火旺盛,祠山爷所穿的衣服布满烟尘,出会前必须换上新装。这一工作,要在前一天晚上待香客走尽才能进行。晚饭后,全体道士穿好法衣,集中在广惠殿,行参拜大礼。做完“法事”,住持道长请出大帝的新装,然后四人站在木凳上,将园形銮顶盖掀起,平稳地放在一边。由于祠山菩萨是木头雕刻而成,四脚关节均能活动,住持道长一面唸经,一面从龙袍下轻轻掀动暗纽,木制身躯突然站起。接着,站在两旁的四个道士,前面两个换衣,后面两人将锦缎坐垫换成虎皮坐垫,住持道长又拨动暗纽,恢复原来姿态,然后盖上顶盖,更换新装全部结束。二月初六清晨,朝斗坊的老龙和东亭湖的青狮,早已来到鸡鸣山下的祠山殿,迎接祠山大帝下山。此时,殿内殿外早已聚满了人群。他们手捧香烛祈祷,处处烟雾腾腾。八时左右出会开始。数十名武装人员身披黄色绶带为前导,分两列纵队维持秩序。其后有八对大铜锣,两对四五尺长的大号,还有五六只“三眼枪”。一阵阵“光、光、光”、“呜、呜、呜”、“通、通、通”声此起彼伏,震耳欲聋。这时,四人抬着一座高六七尺的八角香亭走在道路中间,香炉里香烟缭绕。八个穿道服的道士跟在后面,一路吹奏管笛,音韵袅袅。在阵阵音乐、锣鼓声中,仪仗队出现了。“迴避”、“肃静”牌子高高举起,朱元璋御赐的金瓜、斧铖、皇盖、半副銮驾显得威严肃整(因朱元璋是凤阳人,半副銮驾平时由江北团乡会保管,只有出会时才能使用)。这时,在八个扮成“四大金钢”、“天兵天将”的护卫下,一座金碧辉煌、威严雄伟的銮舆出现了。只见祠山大帝端坐在銮舆内,头载冕旒,身穿袞龙袍,古铜色的脸上双目圆睁,目突鼻高,耳大硕长,双手捧着白玉圭,平放在銮舆的搁手板上。銮舆的“龙头凤尾”红漆抬杠,是由三十二人身穿一色服饰的温州人抬着。据传温州是张渤母亲的家乡,外人是抬不起来的。抬着銮舆每走百步就换肩一次,每走二百步休息片刻。狮子、龙灯和其他文艺节目跟在后面就地表演,气氛十分热烈。銮舆后面是一群烧苦香的善男信女,部分来自江苏、浙江和邻近各县。有的两臂平伸、手腕上穿一根钢丝,下面挂一只一斤多重的铜香炉,香炉内青烟缭绕。为了使烧香者平伸的双臂持久不疲,每人还用一付比手臂稍长的丁字架“龙头拐”,前端雕刻着龙头,龙头稍后的外侧钉着一截横木,必须用手抓住。“龙头拐”的末端是“丁”字形的横木,用它紧顶在腋窝内,以使平伸的手臂不感到疲累。在严寒的季节里,有的上身一丝不挂,前胸后背和手臂插满绣花针;有的鼻孔穿一根铁丝,下面挂着香炉,一路走,一路祈祷。跟在后面的多数香客手捧点燃的香,低头默唸着自己的心愿。每当路上銮舆歇下来时叩头不起,十分虔诚。祠山大帝的銮舆从祠山殿下来后,进西门,经崇德坊、状元坊、仁德坊、宝华坊、松吴坊到达东门娘娘殿(即昭妃庙)。沿途住户、店埔的门口均摆上香案,焚香祈祷。因李娘娘是张渤的妻子,当晚下塌在这里。初七上午,祠山大帝的銮舆从娘娘殿返回到大十字街,然后经南二街(桃州路)向西,由儒林坊(今团结路)到昇平坊(即南大街),到小十字街的鼓角楼,转向状元坊到大十字街,向北到复兴坊的西马路的真武庙。因真武庙供奉的是水神,张渤曾被封为水部员外郎。当晚住宿在这里,朝拜真武大帝。初八是祠山大帝的生日,要护送大帝回鸡鸣山。清晨这支队伍浩浩荡荡从真武庙起程,经崇德坊出西门,到朝斗坊返回到祠山殿。这天庙里举办祭祀大典,道士们都要唸经做“法事”。那些手捧香烛的人摩肩接踵,人潮涌动,趋之若鹜,整个祠山殿被烟雾笼罩。同时,殿内的戏台还演出各种剧目。这些活动一直持续到庙会结束。三巡演祠山庙会的重头戏是丰富多彩的群众文化活动,初七和初八达到高潮。初七上午七点钟前,参加演出的团体和个人都到夫子庙集中。巡演开始时,面对金光闪闪的大铜锣“光、光、光”开道。敲锣者每人肩上一根红漆短杠,顶端有雕刻的龙头,大锣就挂在龙口上。前面挂着约二尺见方,中央着黑色太极图的锦缎旗。短杠末端固定一个金属葫芦,以保持与前面铜锣重量的平衡。装束整齐,步调一致,一路走,一路有节奏的敲着,把人带入欢乐的场面。此时,街道两旁的商埔全部关门。街上搭建的遮阴布蓬全部拆除。有的门口还用凳子、木板搭成看台,大街小巷水泄不通。走在演出队伍最前面的是朝斗坊老龙和松吴坊的子龙。在紧锣密鼓中,一路狂舞,遇有开阔地,几条龙同时表演。巨龙在此面翻滚,中间不见人影,掀起尘土飞扬,每个人都累得汗流浃背。那些子龙象调皮的孩子,一时窜东、一时窜西,穿梭于群龙之间。舞龙尾的人,头戴帽沿上卷的破草帽,鼻梁上涂一撮白粉,化妆成小丑模样,舞龙时怪象百出,逗得观众捧腹大笑。龙灯走后,狮子又活蹦活跳地登场了。这些狮子都是前后两人合演,配合默契协调。尤其是东亭湖的青狮格外引人注目。当青狮来到鼓角楼时,鼓角楼前已摆好五张饭桌叠起的高台。青狮一阵狂欢之后,一步步爬上高台的顶端。在不到0.5平方米的平台上,表演“金鸡倒立”、“狮子挠痒”、“玉兔拜月”等高难动作。这时,发现衙门洞拱门上高悬一份彩礼,仔细端详后,张开大口,纵身一跳,将彩礼衔在口中,摇头摆尾的“腾”一声,从高空跃下,在地面打个滚,向观众亮相。此时,震耳欲聋的铿锵锣鼓嘎然而止。不知是激动还是用力过猛,一面金光闪闪的大铜锣“哐当”一声被击破。从此东亭湖青狮“吴破锣”出了名。旱船当时是城乡普遍流行的文娱形式。每条船用竹蔑扎成船形,上面用彩色纸装贴,船中坐着10多岁俏丽女孩,手握船舷,戏妆打扮。每条船有一名船工,头戴旧草帽,身穿长衫,撩起下摆于腰中,手中握着撑杆,随着船的前后荡漾,边舞边唱,有时做出滑稽动作,引得观众哈哈大笑。麻村、昝埠、童腰村和西坞的马灯吸引很多观众。每队都有10多匹马,马头挂身前,马尾挂身后,中间骑马的女孩装扮秀丽,花枝招展。她们右手持马鞭,随着音乐声翩翩起舞,变换不同队型,在丝竹声中唱出各种民间小调,给人以轻快优雅之感。地戏是以古装戏曲为内容,如《白蛇传》、《打金枝》、《八仙过海》等。扮演者身穿古装戏衣,扮成舞台各种不同人物造型,边演边舞边唱,生、旦、净、末、丑栩栩如生,使人印象深刻。翻云是江北会馆请吴道士排演的。这个节目由30多个10多岁儿童组成。每人手里拿着两块用纸板剪成的小牌,上面画上云块。表演时由人指挥,有时摆出“五谷丰登”、“吉祥如意”,有时拍响纸牌,边走边舞,低声吟唱。如开始摆“天下大平”,有人以为搞错了,连忙赶上加一点,变成“天下太平”,观众哈哈大笑。这些词语都是吉祥语句,变化多样灵活。荡秋千。庙会上有两种荡秋千形式。一是“四人秋”。这种秋千象纺车,四个女孩穿上“春、夏、秋、冬”四季妆束。坐在秋千板上,由八人抬着。行走时站到秋千边上的人用手推动,秋千就会前后摆动。另一种是“六人秋”。这种秋千是个能够上下转动的大圆轮,中间安六块活动木板,六人坐在上面,八人抬着。圆轮转动时,六个小孩时上时下,在丝竹管乐的伴奏下,唱出许多优雅民间小调。福禄寿三星。用竹片扎成七八尺高的人形骨架,外面穿上彩色锦袍,头戴假面具。扮演者从彩袍下面钻进去,两手举着骨架行走。和合二仙。扮演者是一位身材高大的成年人,头戴宽边大草帽,帽顶两边各坐一个约半岁的婴儿,二童子手拿荷花,另有人在新官上任三把火边手持红绿旗或响铃逗婴和发笑。观众们不禁要问,两个小孩怎么能坐在帽沿上?其实成年人身上和草帽都是用钢盘焊成的骨架。草帽边上有一道钢圈,钢圈两边又连成两个圆圈,小孩坐在圆圈内,然后用衣物遮上,不留半点破绽,从外观看小孩就象坐在帽沿上。高跷巡演受到人们普遍欢迎,有20多名选手组成,每人腿上绑一对两丈多高,直径不到二寸的木杆。木杆顶端约八九寸处按一块木板。表演者坐在人字梯上,将自己的脚系在木板上,小腿靠紧木杆,用绑腿把小腿和木杆紧紧捆在一起,使木杆与人连成一体,站在上面表演《小放牛》、《双推磨》、《大头和尚》、《姑嫂观灯》等。最吸引人的是《鹬蚌相争,渔翁收利》。这个节目由三人组成。一个化妆成“鹬”,身披褐色羽毛,头载长嘴鸟头假面具;一个化妆成“蚌”,手握两块大蚌壳,一张一合,两人踩着高跷打空子。鹬用咀啄,蚌用壳夹,经过几个回合,蚌将鹬的咀夹住,挣脱不了时,化妆成渔翁的见时机已到,张开鱼网将蚌和鹬收入网内。那时城内的街道都是石板、卵石铺就,坑坑洼洼,高低不平。他们站在两丈多高的木杆上,表演如履平地,行动自如。从早到晚七八个小时演出不能下来,休息时只能坐在屋檐上。演出都十分投入,使观众大饱眼福。平台和抬阁是这次庙会巡演的一大特色,约十八卒。平台和抬阁形式上都差不多。在一块木板上根据演出内容搭建骨架,有的还用钢筋焊接,上面用布蒙上,给出山、水、船、树等不同景物,行进时由数人抬着。所不同的是,抬阁就是简单的“阁楼”,上有阁顶、飞檐,下有雕栏、围布,有的还书有楹联,绘画装饰得金碧辉煌。节目内容均为古装戏曲中人物造型和民间传统故事,如《霸王别姬》、《桃园三结义》、《打渔杀家》、《薛丁山三请樊梨花》、《辕门斩子》、《白蛇传》、《天女散花》、《孙悟空三打白骨精》等。这些演员在巡演途中并不演唱。每个节目的编排都能体现一个主题,如《辕门斩子》共四个人物,杨六郎坐在中间椅子上,两边站着焦赞和孟良,身披捆绑的杨宗保跪在地上。扮演者虽只有10多岁,但他两目圆睁,炯炯有神,显示出不屈不挠的性格。《岳飞枪挑小梁王》中扮演小梁王的是个不满三岁的儿童。岳飞用一根长杆生气勃勃将他挑在枪尖上,一点都不胆怯。成天演出,不哭不闹,一双精灵的眼睛不断向人群张望。《天女散花》一个侍女只脚立于基座中心,肩负花锄。扮演天女者只脚站在锄根上,一手持花篮,一手随时将篮中的各色花纸撒向空中。有的节目虽然一个主题,表现形式却是多种,如《白蛇传》一是许仙和白娘子在船上打把伞,亲亲热热。一是许仙站在抬阁中间,手握雨伞,白娘子身背宝剑,只脚站在伞的顶端,另一只脚悬空,手执绸布,随风飘动。第三种是《白娘子现原身》,白娘沉睡于红罗帐中,帐外露出一截蛇头,口中伸出两根白腱,腱的顶端站着小小青蛇。在各种不同的戏剧场面上。扮演者的造型,如《天女散花》中的天女如何只脚立于锄根?《白蛇传》中白娘子怎么能在伞的顶端?这些都是根据剧目内容,制作时用钢筋焊接成需要的形式。表演者穿上宽大的戏装,站在上面,钢筋被遮盖起来,使人不易看出。这次庙会之后,1937年爆发了“八一三”淞沪空战,广德多次遭到日寇袭击。1937年11月30日日本鬼子铁蹄踏入广德,先后四次被沦陷,城内被炸得一片废墟,圣洁之地的祠山殿未能幸免。日本鬼子在这里建立大木营、指挥所长达两年之久,殿内殿外遭到极大破坏。日寇投降后,已是屋毁殿空,满目疮夷,祠山庙会从此终结。(根据金正琪、吴绍广、严云楷、王宗英等人口述,县政协文史资料第一辑余显琮《祠山庙会简记》整理)

调侃广德 发表于 2013-6-14 08:52:40

有身临其境的感觉。{:soso_e179:}

摄盲的定格 发表于 2013-6-17 14:43:01

故事 应继续发掘经历过的当事人已经不多    时光飞逝

我是张超 发表于 2013-6-18 01:21:19

摄盲的定格 发表于 2013-6-17 14:43 static/image/common/back.gif
故事 应继续发掘经历过的当事人已经不多    时光飞逝

说说我们村头那座古庙的灵迹吧,也不知道是几百年前修的了,太平天国战争后移民过来就有这座古庙,说说村里人到现在还津津乐道的几件真事,只要去村里问问稍微上了点年纪的都知道。
1、抗战期间,一次日本鬼子来犯,村里人躲到庙里躲过一劫,后来才知道鬼子说庙的方向有部队行进声音,所以就绕道而行;
2、解放后,夏天人们大坝乘凉,有人看见几个亮点由远而近进了庙门,非常害怕去问老者,老者笑着答道是菩萨出游回来了;
3、1998年,旧庙重建上梁当年天空晴朗,到了上梁那一刻头顶乌云齐聚,上梁后乌云立刻散去,当天可是附近几个村的人都在,都见证了这一奇迹。
以上你可以说是巧合,但是确实是发生了,而且大量的人证都在,这也或许是我们村里的人对祠山信仰仍未断的原因吧。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广德:1935年广德祠山庙会(卜功泽 搜集整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