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张超 发表于 2013-6-14 00:32:17

广德:卢村乡甘溪祠山庙及其传说(解宗来)


    张渤,字伯奇:因在江南一带凿渠开河,劈山治水有功,世人供奉为神。自西汉到于今,二千多年,仍受人们的尊重和爱戴,并四处搜集史料,开展祠山文化的研究,为构建和谐广德、小康广德服务。甘溪祠山庙俗称(大庙),建造于明洪武19年(1386),其建筑规格、形式与全县各乡村祠山庙大体相似。据庙上碑文所载:该庙从始建到清末与广德祠山殿有着息息相通的关系,原因有三,一是庙宇的建造得到横山庙上的资助。二是庙堂的整体设计出自祠山当家师之手。三是与横山祠山殿供的是同一个神,即张大帝。鉴于这些关系,寺庙竣工后,这个庙的典礼仪式都是广德祠山殿的住持道士。每逢二月初八张渤生日这天,祠山殿也派员参加主持庙会的活动,祭祷共同的神灵。最初建庙的起源另有一种说法:建庙前这里原是一片高大的古树森林,一位外出做生意的山民几次夤夜经过此地,每次都能见到一黑脸汉站在树下,于是壮胆便问:“你是鬼还是神,要是鬼请走开,我给你烧些纸钱,别吓我。”言毕那黑脸汉仍立不动。山民又说:“你要是神请保佑我生意好,赚大钱,我给你就此造庙,为您烧纸敬香,立方神位。”话音刚落,黑汉不见了。翌日,山民在此伐木建庙。但所需砖瓦却难以解决,找不到可烧制砖瓦的泥土。而在外面购买,当时因运输受阻,运砖瓦需用大量的人力物力,正当一筹莫展之际,一天,这位山民昏昏入睡偶得一梦,说芮家边有块山泥能制砖瓦,梦醒后果真找到这块地段,便把这块山买下,在山脚下烧砖制瓦,山上竹园归庙上所有,后此便把这片山更名为“庙屋里”(现为积中山,归村部所有)。奇怪的是,庙建好,制砖烧瓦的泥土也没了,据说60年代末还挖出烧砖的窑基。甘溪庙宇背倚林海,高大的建筑飞檐翘角、气宇轩昂、雄伟壮观。庙宇下侧古树参天,环绕一块数百平方的空间,整个庙宇占地五亩,建筑一千多平方,前后三进,前面为花戏楼,楼前是石块砌成的大院,院内台阶高低层次分明,乃专供妇女看戏的禁地,男人不得混入,这是庙规。大院正中立着一丈多高的香炉。两侧为厢房,是演职员安卧就寝和地方名流看戏的雅座,在这里尽可享受与众不同的待遇:有茶、瓜子,夏天还有热毛巾把子,但得多花钱。经过大院是一条厚七寸,高一尺,宽近二丈的石门槛,跨过门槛是青砖铺地的大厅,一根根怀抱粗的柱子油漆一新。整个大厅雕梁画栋,飞禽走兽、流光溢彩。左右两侧的柁梁面有《空城计》、《借东风》之类的戏文。再往里就是两丈多宽直向殿堂的通道,两边为天井小院,墙壁分别是关羽、张飞身骑战马的画像,气势凌厉刚猛,栩栩如生。最后一进是敬供祠山菩萨张渤的殿堂,这座殿堂古朴庄严,气势宏伟,巧夺天工。堂上披彩挂绿、紫烟缭绕、灯火辉煌。张渤的塑像供奉在中央,下方摆放着香案,常年累月木鱼声声,烟火不断。在殿堂左下侧悬挂着上千手斤重的宏钟,一年四季哪怕是在将军山巅也能听到巍峨殿宇传出的钟声。清末前,甘溪庙堂敬奉的张渤只是壁画,没有雕塑的神像,据说那是同治四年(1865)以广德为中心的沿边一带瘟疫惨不忍睹,全县30多万人仅剩7千多人。其间,也只有甘溪这块“风水宝地”保全了她的后裔!数年后的广德白骨城堆,荒无人烟。人们从河南、湖北、绍兴、江西、温州等地纷至踏来,在此安居繁衍。为此,他们称甘溪人为“本地蛮子”。这个时期的甘溪是民康物阜,他们不仅有地方林业资源,山外没主的良田谁种谁有。此刻,山民们想到了张渤,是张渤为山里人驱走了瘟疫,让他们平安幸存。于是人人捐资,户户出钱,在苏州用柏木雕塑一尊张渤神像;因张渤多次敕封为王,是温州人,所以特佩半副銮架,并特请温州人去抬。一路上人们香火炮竹连声不断。开光这天,甘溪呈现前所未有过的热闹场面,当官的、为民的,从四面八方云集大山沟中,三教九流各布道场,各施其招,吸引香客信徒。大山窝到处人头攒动。这些人多数是为敬香、祈估平安而来。还有些是赶热门的地方灯会和社会流散艺人。参演的除狮灯、马灯、虾灯、蚌灯和旱船外,还有唱戏的、耍猴的、玩枪棒的、敲花鼓的(甘溪不玩龙灯)。总之,这些人身怀绝技,除地方灯会外,许多艺人是为衣食而至。因为甘溪富庶,对其施舍格外丰厚。但甘溪人有特点,爱看大戏(京剧),上演节目都以武戏为主:如《野猪林》、《群英会》、《借东风》等。不唱《杨家将》。光绪十五年(1889),甘溪出一罕觏的奇事:那是个金秋季节,万籁寂静的下午,艳阳高照。在将军山右侧民称天花踏地段,突然掀起一股一丈多高的山洪,山水来势汹猛,翻滚而下,一株株高大的古树林木随着洪流倒了下来,大山即刻现出一条宽10米多深的壕沟。瞬间乌云翻滚,一声炸雷过后,滚动的洪水渐渐消退,只见一条头形象猫,身似四脚蛇的怪物卧在被水冲出的深沟里,约百十斤左右。当时有几个在此垦荒挖萝卜菜地、打猪草的山民摄魂荡魄,被这突发的罕事吓懵,谁也不敢下到深沟近看。洪水奔向河溪流进村庄,腥味难闻!大晴天山洪暴发真是邪了门。待洪水退后,人们沿着洪水经过的地段爬到山洪暴发处,那怪物还没走,见到众多的人群便顺着倒在深沟的大树爬上山坡、钻进一棵大树洞里去了。山民们说:这是条凶狠残忍的蛟龙,要不被雷公爷击下,不知要残害多少人。后来此事越传越奇,便把天花踏改为“蛟巴子沟”。事后,山民又联想到了张渤,认为是张渤请来了雷神爷,降服了蛟龙。于是又捐资把整个庙宇修葺一新,并在苏州铸造了香炉立在院中,钟上记载着蛟龙事件和捐款人姓名。只可惜它毁于大跃进,投进了“练铁炉”。传说大庙里的祠山爷很有灵气,尤其是旱灾和水涝,百姓是有求必应。只是他们对“求雨”有很大的讲究:首先由庙上道士做法事恭请各路神仙下凡,然后由画着花脸,身穿求雨服,手拿钢叉和枪棒的求雨队伍,带着加盖庙堂符印的黄表纸前往龙潭(在石门),待做完仪式后再向龙潭起水。所谓起水也有讲究:要是潭里水蛙游来,就意味着水蛙发水,雨来的慢且小。要是小鱼游来,就是鱼发水、雨量中等。若是碰上蛇,就意味着青龙发水、雨量大且猛。起水一般用瓶,起水之人体质要好,能跑,跑的快雨来的快,跑的路长,雨就下的宽。所以求雨队伍经过的地方都有年青小伙守候,只要起水之人跑不动了,即刻就有人架着他跑,力争把雨下的更宽更广。祠山庙常年香火不断,非常旺盛,尤其是大年初一,人人争烧头香,祈佑平安发财。直到民国时期,因受战乱的影响,寺庙渐渐衰落,解放初年庙内仅剩一名住持叫王安子。再后来庙内因受“解放思想、破除迷信”政治热潮的冲击,庙上的香案供品被砸,张渤的塑像被毁!到了1974年,这座庙堂还是没有留住,拆了建学校,仅剩花戏楼。就这样曾经缔造数百年辉煌的庙宇,慢慢消失殆尽,后学校也倒,呈现一片废墟,留给我们净是些僵硬的思考,不得不令人叹惜呀!于今,甘溪为“卢湖竹海”生态自然保护带,对于古人留下的珍贵文化更需要我们去挖掘、去发现、去研究。然而,依据现代人的生活理念,那是要求真务实,以和谐为载体,经济为中心,在以“工业兴县,竹业富民”为根本的前提下,念念不忘横山与甘溪祠山庙宇的恢复。让张渤的光辉形象在甘溪再次重现,让他的神威继续显灵,世代相传。

调侃广德 发表于 2013-6-14 08:38:51

学习了{:soso_e179:}

一言堂 发表于 2013-6-14 14:49:56

好的传说!

小阿Q 发表于 2013-6-15 17:24:15

为广德人民祈福

不说123 发表于 2014-1-14 10:51:46

学习了!!!

书棋 发表于 2014-2-2 07:29:03

谁能帮忙录一下庙中的碑文,谢谢。

书棋 发表于 2014-2-2 07:34:21

“因张渤多次敕封为王,是温州人,所以特佩半副銮架,并特请温州人去抬。”张超兄能否帮忙解释一下这句话的渊源。

夜/凄凉 发表于 2014-2-5 09:58:02

解宗来?是独术大解村的解宗来?

我是张超 发表于 2014-2-8 19:26:32

书棋 发表于 2014-2-2 07:34
“因张渤多次敕封为王,是温州人,所以特佩半副銮架,并特请温州人去抬。”张超兄能否帮忙解释一下这句话的 ...

我印象中是说张渤的外婆是温州人,所以需要温州人来抬阁,具体没有考证。

dllay 发表于 2018-3-6 14:01:34

初来乍到,请多多关照。











static/image/common/sigline.gif
12V8A家用电器电源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广德:卢村乡甘溪祠山庙及其传说(解宗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