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张超 发表于 2013-6-8 16:07:13

雷天庆:源远流长的祠山文化

本帖最后由 我是张超 于 2013-6-8 16:13 编辑

      横山即祠山,古称衡山,《明史·地理志》载:“广德西有横山,南有灵山,故鄣名区”,它有着异常浓厚地方特色的文化底蕴,其内容主要有后人对张渤的歌颂与研究,并由此衍生的祠山文化现象。祠山文化以其鲜明的特色,在广德文化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它是镶嵌在桃州镇上一颗璀灿的明珠,是县城不可多得的开发旅游,促进商贸,振兴广德的风水宝地。      祠山的来历      公元754年,即唐朝天宝13年,当时的京城长安一带和全国广大地区遭受了百年大旱,唐玄宗李隆基立坛祀雨而应,张渤被唐明皇御封为“水部员外郎”。鉴于张渤开拓江南,治理水患,征服自然,发展农耕,经纶济世。他为人类社会作出的经天纬地之功,建祠造庙进行供奉是远远不够的。他功盖于世,似山高水长,因此就敕封横山为祠山,以示祭祀。祠山就成了张渤的代名词,后来百姓们又在祠山后面加上菩萨、大帝的称呼,从此张渤就正式走上了神坛,成为祠山菩萨、祠山大帝了。横山、祠山即为一山,被称为神地、圣地而显名江东。公元943年南唐时又册封张渤为广德王,把建立在山上的宫、观称谓祠山殿。祠山殿是祭祀祠山神张渤庙宇群的总称。      《万历绍兴志》载,“祠山大帝佐禹治水有功,后礼斗横山,其赛祷盛于广德州”。张渤是以治水和开发建设江南地区有功,而显名于世的。他为江南一带,疏通江河,征服洪水,化害为利,为农业生产的发展和社会进步,做出了卓越的贡献。开发自浙江长兴贯通广德,经东亭,通无量溪到桐汭河,再经郎川、沟通南漪湖,直达长江的“圣渎河”,即开辟一条杭嘉湖,舟行长江的内河水系。这是他带领百姓拼搏奋战最后的水利工程,可谓是宏伟蓝图,壮志凌云(我县东亭拖锹冲一带尚有遗迹)。他变卖家产,倾其所有,带领百姓顽强的改造大自然,轰轰烈烈的为实现这一远大目标而辛劳。可惜,“出师未捷身先死”,从而导致“圣渎河”工程半途而废,涸为民田。张渤最后也永远安息于广德横山(祠山志载,横山之顶,殁身于石坛)。张渤治水,数千年盛传不衰的动人故事,成为了后人学习的楷模和典范,历朝代代称他是“禹后一人”、“江南大禹”。为了使世代敬仰学习他的高尚品德和治水精神,西汉末在横山建起了第一座祠山庙,以永远纪念这位江南早期的开拓者。      据祠山志载,祠山殿昭德宫始建于西汉宣帝神爵3年。(公元前59年)后来由于历代加封,对张渤的祭祀规模越来越高,越来越大,又在横山西麓建立了西庙(现广中处),经过历朝不断的扩建,却逐渐成了正庙,而横山上的张王庙被改为看经院,北宋太平兴国五年(980年)赐看经院为明教院,崇宁年间(约在1104年间)又改为明教禅院,变成了佛教寺庙,传说有智通禅师在此悟道后修成正果。      祠山庙多次被毁,多次重修,历朝历代,这里既是道家的洞天福地,又是佛家有功德道场。而且又是文人墨客忠毅英烈聚会祭祀、诗酒雅兴,怀古揽胜、休闲养性之所,故而使这座只有135为高的3000亩的土地上,留下了众多的名胜古迹。由于横山上经过长期的宗教文化的熏陶,相继建有广德王祠山庙,张真君礼斗台,龙王庙、三忠祠(供奉岳飞、王原采、练子宁。王、练为明朝忠义之士)范云亭、攀萝亭、望云亭、张渤墓、明太祖驻跸处、御碑亭等。这些众多的祠山事迹名胜古迹,详载于广德、芜湖、长兴、安吉、温州、无锡、句容、高淳、溧水、溧阳等州县志书和《中国神话大辞典》、《三教源流搜婶大全》、《古今图书集成》、《能改斋漫谈》。      横山有丰富的三大文化内涵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横山虽不雄伟高峻,却是一座文化名山,它有着丰富的三大文化内涵:      (一)祠山张渤事迹,和众多的文化遗迹      祠山这个民族圣地,历代许多名人却十分敬仰,有的前来朝拜,有的前来研究,因而自汉唐宋元明清以至民国,很多官宦、书画大家和诗人来横山热忱的写下了100多首诗词与楹联,流传至今。除明朝开国皇帝朱元璋赞美祠山的诗词外,尚有历代20多位巡抚、龙图阁大学士、翰林、知府、知州咏祠山诗词。元朝著名书法家赵子昂书写的《昭德宫疏》墨迹,旧为祠山殿珍藏的三宝之一,现幸存于张光藻编撰的《祠山志》中。真可谓异彩纷呈,不胜枚举。这些宝贵的翰墨遗存,不仅为祠山文化增光添彩,也为后世提供了翔实的依据和研究资料。      (二)岳飞抗金在广德横山一带      南宋建炎三年(1129)年,金人渡江,建康(南京)失守,岳飞尾追金兵于广德钟村和横山一带。横山山麓当年抗金的营地,人称“营盘山”、“扎寨圩”。据史所载,岳飞在广德时,曾陈兵横山,连营十里,军容十分雄壮,在广德大战金兀术,六战六捷,生擒金国大小将领40余人,斩敌1200余首。这是宋朝首都和南京失守后,抗金的第一个大胜仗,震动朝野。在此期间,岳飞并将失散的老母及两个儿子接来广德兵营。岳家军是在广德组建并逐渐发展壮大的,自此他从一名默默无闻的右军统治偏裨小官,脱颖而出,名震天下,官至三公,位极人臣。广德是他人生的转折点,广德是岳家军的发祥地,因而他在开赴建康前线时,路经广德金沙寺小憩时,意气风发地写下了著名的《广德军金沙寺壁题记》和《广德捷奏》,述志誓师,以表达自己的宏大抱负。岳飞建功立业始于广德,他与横山有着直接联系,均可供旅游者凭吊与游憩,是值得重视的。      (三)朱元璋称祠山为“天下英灵第一山”       据《明史》和《祠山志》载,元朝末年,朱元璋率农民起义军渡过长江,转战南北,1356年驻军广德,祠山殿成了他指挥南征的最高司令部。在广德打败了元军的精锐部队“长枪军”后,大将徐达、常遇春又攻克了宁国,生擒了元军统帅朱亮祖,捷报频传,朱元璋大喜,欣然命笔题诗称广德祠山为“天下英灵第一山”。1368年定都南京后又来广德赋诗明志,把广德视为“龙兴”之地,多次减免广德钱粮,豁免广德田赋,荫庇建平(郎溪),如此同时又把广德提升为京师直隶州,并在南京鸡鸣山北极疾,还建造了祠山广惠王庙,钦命南京太常侍,按时官祭,世化相传。      朱元璋还在广德和广德祠山殿题有诗词四首。一代帝王亲自为一州县题诗赞誉,在宣城地区和邻近县市实为少有。      祠山有四个天下第一          1、在全国众多的庙宇道观供奉的神仙佛祖中,名“祠山神”的没有雷同的名字。对祠山神的敕封,自唐至清,朝朝代代不断加冕,最后竞封为“正礻右圣烈昭德昌福崇仁辅顺灵佑普济真君”遂然为18字王,并对其祖父母、父母、三夫人、王子、王媳、九北、九媳、八孙、四侍从,统有封号,其朝代之久,封号之久,在所有的神仙中实为罕见。同时在我国广大疆域内,山脉地名叫横山的有好多处,敕封一座山来祭祀英烈,横山封祠山,天下第一。          2、明太祖朱元璋封祠山为“天下英灵第一山”。          3、苏、浙、皖、赣、闵等省建有千余座祠山庙(广德各乡镇就有70余座祠山庙),但一致公认广德祠山殿为天下第一祖庙。         4、每年二月初八,为祠山生日,从二月初八至二月二十六,分布在各地的祠山庙都要举办“祠山庙会”,而且是百戏竞集,争相竞赛,人山人海,愈演愈烈,广德祠山殿被称为“天下第一香火”。      祠山文化的特色与展望      张渤是人不是神,也决不是什么封建迷信,他是我国古代的治水英雄,是当时开发江南、治理江南水患的总指挥和总工程师。由于在开发江南治理江河中创造了辉煌的业绩,因而名垂千古。1998年8月广德祠山殿修复时,我曾撰书了一幅楹联,以赞颂张渤生平业迹:      生有功,死有应,民呼大帝,历代尊崇桃州祖殿三千载;      先封圣,后封王,诰命真君,列朝奉祀天下英灵第一山。      神或者佛,大都是曾经生活在这个地球上的真人。著名历史人物是制造神佛的原料,他们生前为人民做了好事,因而在他们身上附会了很多的神话因素,传说中终于让他们上天成了神。人创造了神,又想像出具有无比的法力,高距于神坛之上,飘缈于云霞之中,于是凡人对神明也只有心怀敬畏,顶礼膜拜了。当人们对神注入了一些凡人的思想感情之后,神便有了人情味,从而在人们心目中,鲜活起来了。祭祀张渤的庙宇是对他人怀念,不是对神的崇拜,而是对人的充分肯定,是对人改造自然的力量和意志的歌颂。      上个世纪的90年代,深怀桑梓之情的广德文人和部分老同志们掀起了祠册文化研究的热潮,原中共广德县委宣传部长胡发兴等同志是这一研究的倡导者和力行者,他牵头成立了“广德祠山文化研究会”并出版了《祠山文化研究》一书。由于祠山文化研究会成立后,致力于学术研究,初步取得了成果。这些老同志老骥伏枥,退而不休,对文物、考古和文化旅游事业不仅热心、肯干、能干、会干,而且有着热爱广德和赤诚奉献的精神。由于没能得到有关方面的青睐和支持,加之祠山文化研究会自身努力不够,影响不广,声誉不大,近年来洛动也很少。      在人们广德,常常说广德有三大文化,太极文化 、竹乡文化和祠山文化。实际上一个县市只能定论一种代表性的文化。为此多年来陷于认识上的迷雾与困惑,举棋不定,没有达成公识。笔者认为,从促进发展旅游的观点出发,太极洞旅游风景区可以打太极文化牌。卢湖可以打竹乡文化牌,如果溯源深究,这两处文化牌在我县历史上都缺乏实际内容,有的还是历史空白,在文化内涵上只是在改革开放后的刚刚起步阶段,都不能代表是广德文化。能代表广德文化的只有祠山文化。      祠山文化,博大精深,源远流长,传承久远,积淀丰厚,不仅具有特色文化,而且有着丰富的文化内涵。多年来对祠山文化在认识上有个误区和错觉,认为它有着宗教色彩,善男信女顶礼膜拜,焚香烧纸的封建迷信成份。如果这样认识问题,那妈祖文化、大禹文化、炎黄文化都不能成为其文化了,只要弃其糟粕,取其精华,推陈出新,古为今用,延续而创造,继承以发展,祠山文化是大有文章可做的。      祠山文化应当涵盖哪些内容?笔者认为,张渤是江南地区远古民族部落的长和统帅,凡是反映张渤治水,化害为利,疏通江河,发展农耕及其生平活动的文字记载、研究成果、文艺作品、诗词楹联和遗迹景观、轶事逸闻等文化现象,均属于祠山文化。马克思指出,最好的神话,具有“永久的魅力”。祠山文化是博大精深的中国文化遗产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名人、胜迹、祠山文化,就是资源,就是财富,是我们民族传统、民风习俗的乡土文化,挹古扬今,古为今用,可以产生丰厚的经济效益。凡是有远见卓识、精明能干的当权者,就善于利用地域文化和人文资源作为旅游资源来开拓市场,以旅游搭台,商贸唱戏,开发一个风景区,搞活一大片。因此,很多地方出现了争古人、抢名人的好现象。如河南的南阳、湖北的襄阳为诸葛孔明的“卧龙岗”遗址问题,笔墨官司打了几个世纪,清朝顾嘉蘅撰书了一幅名联,才调解了两处争论不休的多年矛盾。“心在朝庭,原无论先主后主,名高天下,何必辩襄阳南阳”。现在两地都建起了“武候祠”等名胜风景区,取得了较好的经济效益。又如蚌埠市怀远县举办的“涂山大禹文节”、马鞍山的的“李白诗歌节”、淮南“豆腐节”、歙县“荔枝节”,巢湖“银屏牡丹节”、慈溪“杨梅节”、河南安阳“殷商文化节”、山东广绕县“孙子故里研讨会“和沿海一带的“妈祖文化节”等等。通过这些文化艺术活动,在国内外产生强烈的反响,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千方百计的促进本县市、本地区的经济腾飞。      文化是一个国家一个地区综实力之重要的有机组成部分,社会主义现代化应该有繁荣的经济,也应该有繁荣的文化。在改革开放、开拓创新的今天,祠山张渤治水勇于拼搏、无私奉献的精神,具有一定的现实意义,它有助于陶冶人们的情操,提高人们的道德,培养并增强人们的爱心,和对国家对社会的奉献精神。在历吏长河中,广德的先民们留下的这些闪光的轨迹,功垂中华民族文化史,它是广德人民一笔共同的巨大的精神财富。广德为什么不可以效法外地,每年举办一次“祠山文化节”呢?      广德县是“中国竹乡”,蕴藏着丰富的文化旅游资源,有众多的名胜古迹和古文化遗址,还有着别具特色的自然风光及优越的地理位置,广德的发展,离不开当地的优势,洞山文化就是拉动广德经济发展的动力,现在的关键所在,就是认识和决心,建好与复兴祠山文化系列景观,才真正是广施恩德,益在当代,惠及后世,振兴桃州的无量功德。      目前以横上国家森林公园为中心的建设,进度非常缓慢,虽然植被基础不太丰富,历史文化遗存不多,但创造以人文景观旅游娱乐为主,祠山文化为特色,并与太极洞、桃姑迷宫、芦湖竹海及四合灵山、大圣宝塔相呼应的旅游网络,可以起到相互辉映,相得益彰的效果,是大有前途的,开发祠山文化名胜风景区。投资少,见效快,可采取边开发,边建设,边开放,滚动发展的办法,还可以利用社会力量与招商引资来进行共同开发建设。在开发建设中应先论证规划好,千万不可乱建,不能再像毁掉夫子庙广场和夫子庙大塘,毁掉古文化遗址,盖一些密密麻麻的商品房,搞一些密密麻麻的商品房,搞一些破坏性建一灯的蠢事,造成夫子庙广场有名无实,至今还在受到群众的谴责。城市需要公共绿地,人民需要修仙娱乐场所,大家需要环境优化的城市园林,我们更应该爱护与保护先人们馈赠给我们的这份珍贵的文化遗产。                                                                                                                                  二○○六年五月十日写于耕砚斋草堂

老好人 发表于 2013-6-8 20:59:22

张渤应该是西汉末年的人物,不会活到唐明皇的那个时期吧,这中间的跨度有六、七百年呀

温柔的狼 发表于 2013-6-8 21:03:00

老好人 发表于 2013-6-8 20:59 static/image/common/back.gif
张渤应该是西汉末年的人物,不会活到唐明皇的那个时期吧,这中间的跨度有六、七百年呀

如果张渤是人,肯定活不到唐明皇时代;如果张渤是神,他活到任何时候都可以,包括今天他还活在我们广德。

老好人 发表于 2013-6-8 21:04:30

温柔的狼 发表于 2013-6-8 21:03 static/image/common/back.gif
如果张渤是人,肯定活不到唐明皇时代;如果张渤是神,他活到任何时候都可以,包括今天他还活在我们广德。 ...

生命不可万岁,精神可以永存!{:soso_e113:}

我是张超 发表于 2013-7-16 04:47:57

温柔的狼 发表于 2013-6-8 21:03 static/image/common/back.gif
如果张渤是人,肯定活不到唐明皇时代;如果张渤是神,他活到任何时候都可以,包括今天他还活在我们广德。 ...

自己感觉张渤应该是个真实的人物,尽管没有最初的正史记载,可能正因为如此才会通过口头传播,进而神话的变成了一个地方神祗。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雷天庆:源远流长的祠山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