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海文化传媒 发表于 2015-11-25 21:40:29

我爱富春江(作者:走着的三茅)

本帖最后由 竹海文化传媒 于 2016-1-3 13:45 编辑


我爱富春江(作者:走着的三茅)
    初冬,淅淅沥沥的小雨流连在江南的山城,我一直渴望她有一刻的停息,然而她没有停歇,却带给小城诸多的凛冽,在阴雨霏霏的周末,我还是毅然去往桐庐富春江。
夏天去过台湾,在台湾博物馆看过残缺的富春山居图,方知长达几十米的富春山居图的另一半存放在大陆的浙江博物馆,心中更多期待山居图早日完美,同时也对富春江抱有特别的情怀。
   清晨车行在凄风冷雨的高速路上,路边依然还有秋的影,看葱茏灌木丛里火红与金黄的秋叶飘摇枝头,路边村庄落尽树叶的柿树挂满红彤彤的果实,秋是喜悦的,然而自然四季的轮回容不得你我丝毫犹豫,虽然收获伴随沧桑而来,但它终究孕育来年的希望。
   走近富春江,没能看到清秀的江水令我心生黯淡,绵绵的雨水冲来山间的浑浊,我站在船头,面对两岸迤逦的群山,我想着曾经的富春江上游,此刻我游在这里心境也清楚的明白,流淌在心中的依然是上游新安江那一岸的碧波。眼前江边叠嶂的山岚烟雾缭绕,郁郁葱葱里缤纷着斑斓,山间汩汩溪流奔涌而下,一座座绵长的群山纵然肩并肩的罗列在江岸,亲密的似在依偎又似在簇拥,齐观这大自然天赐浑厚的富春江坦然的流过,飘渺间是温馨的依恋,天然井井有条的苍翠,温婉从容与淡定,千万年的成就了富春江的诗情与浪漫,若是在晴好的阳光春日,泛一叶扁舟悠然荡漾在清澈的江面,来一次轻舟徜徉万重山的畅游,那必将是智者乐者绝妙的仙游了。
    此刻呜呜的游轮游在江心,迂回中匆匆地掠过山、掠过水,山麓粉墙黛瓦的村庄时隐时现在丛林、树荫,富集一脉山水的富春江啊!你飘逸着江南的诗情,此刻我心中的幽静与闲适一一洒落江岸,而宽敞的富春江上恍若游着我一人似的。
    游轮几经回旋停搁在严子陵钓台沿岸,我们走下船参观严公的古迹祠堂,李白的醉亭,目睹石雕的富春江山居图,虽然雕画中依然有些许拼接的痕迹,但我终究亲历了完美。登临盘山石级去往严公垂钓的东台、西台,攀爬山麓在迂回的石级中,这里有历代文人墨客的碑园,有伴在廊亭边山麓侧诸多游历富春江的先辈们不拘一格的儒雅风姿,有千古绝唱的诗篇于行云流水般的石刻,一一矗立在林中的山麓,我宛若走进满载一段历史岁月的诗文画廊,沐浴先辈们博大精深的才情与智慧。
    上到严公垂钓的东台,这里有青石当座的四角凉亭,亭前是天然的巨石平铺崖壁,千年的风雨中它已磨砺的圆润光滑。也是站这儿,看着气势恢宏的富春江无限的富饶在群山之间,灵动而坦然,温婉又温存。今日江水虽有些浑黄,但湍流葱茏间依然有粗犷的美妙,也是站这儿,看灵秀山川里水墨的气势富甲江南,富春山仙居便是令人流连的,眼下有游艇正飞驰江面,激起连绵的浪花腾跃,然而于这深邃的富春江上悠然如蜻蜓点水。又游过西台,横亘眼下的仍然可见无限绵延的山川,奏是一览众山小的气魄,犹如滚滚江水天际流,千山万壑汇江流的气势,富足的江水雄浑而源远流长,古人来此欣赏秀美的山水释然儒雅的情怀,在拥有现代文明的今天,而人们必囧自己亲手制造的环境污染,再来找寻天然的仙境,与古人就远远的相形见绌了。
   让我们遵循自然的法则吧,人类面对博大的自然固然微不足道,但人类的生生息息终将影响着自然的生态平衡!
   我-爱富春江!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我爱富春江(作者:走着的三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