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海文化传媒 发表于 2015-11-20 20:05:46

水东老街

       江城如画里,山晚望晴空,      两水夹明镜,双桥落彩虹。
      这是唐朝天宝年间那位站在谢眺楼上,心情正佳的诗人随口吟唱的一首诗。水阳江,便是诗中两水之一。宁国和绩溪大山深处的两条山溪默默地流淌,形成宁国两条主要河流,东津河与西津河。两河绕过宁国后终于汇合,于是,她们有了一个共同的名字,水阳江。    我猜想,以李白的性情,他一定会坐船,或逆流而上,迎风高歌,或顺流而下,开怀畅饮。不论怎样,他都会经过水东,水阳江的一个码头。是因为码头然后聚集成镇还是因为有镇形成码头,我们不得而知。但是,因为码头,这个兴建于隋唐的码头商埠成为宣城一处福地。走在水东老街的石板路上,感受穿透宁东寺古老建筑缝隙的秋风带来的禅意,仿佛也就真的穿透了时光,在熙熙攘攘,东来西往的商队中静听昔时的喧嚣。近处商贩的吆喝、远处船工的号子、花戏楼上的笙箫,交织更迭,扑朔迷离。古老宣州府里寂寞的诗人哪能静的下一颗豪放的诗心?如是,有了敬亭山上的吟唱,有了谢眺楼的追思。       我一直愿意水东老街停留在唐朝,尽管明清是她的鼎盛。因为唐朝是一个浪漫的时代,那时的水东老街一定是儒雅、倜傥的。那时的商业,一定是诗意的,而不是后来迅猛发展的气势汹汹。街口宁东寺的香火会不会随风弥漫到街尾的天主教堂,如今是无法见证了,但是一个小小的老街居然能让中西信仰文化融洽地同处一地,你不得不钦佩水东人的开放意识。你不能不感谢商业发展推动下的物质文明带来的巨大精神财富,所以我们还是应该原谅鼎盛时期的水东充斥大街小巷的铜臭。也恰恰是明清时候的高度发展,让老街得以将文化的底蕴深深地镶嵌进徽派建筑的瓦楞墙缝里。      沿着“十八踏”的石阶缓缓而下,你能品味出一个台阶居然也能叫出这么优雅的名字么?踏在上面,仿佛正踏在诗人遗落的诗句上。在一起一落间诗意盎然。顺阶而下,便到了方石井。两只怪兽一千年来一直默默守护在井边,我想,它们要看护的并不是水井,而是人心。方石井更像是一处泉,汩汩的泉水不曾干涸,和水阳江的水一样滋养了水东老街的一代代。或许她们是一脉相承,也许互不相干,但并不会影响到她们成为水东老街的灵魂。我忽然明白为什么古人要把水井砌成方形,除了要叫老街人做人要方方正正,这水阳江的一横和方井的口,加上口里涌出的一注清泉,正好是一个“旦”字。这是寓意水东如初升的太阳,朝气蓬勃,永不衰竭。       愿望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随着时代的变迁,各种交通运输方式的出现,水阳江逐渐退出航运的舞台,水东也就留下了成为纪念性的“老街”。世事难料,经过几十年的沉寂,水东“老街”却又以一种新的面孔迎来往昔的热闹,旅游观光已经成为水东又一轮朝阳。      君从九卿来,水国有丰年,      鱼盐满市井,布帛如云烟。      这是李白对昔日繁华的赞美,也借作我们对现在的老街的祝福吧。

潇湘馆 发表于 2015-11-20 20:18:53

读美文似在穿越哦:)

广论游子 发表于 2015-11-21 12:18:58

浪漫的情怀

广论游子 发表于 2015-11-21 12:19:49

水东的鸭脚宝很有名的

竹海文化传媒 发表于 2015-11-25 19:55:02

广论游子 发表于 2015-11-21 12:19
水东的鸭脚宝很有名的

阔兮我们没有吃到:)

亚夏·清能 发表于 2016-2-10 11:07:11

楼主的文笔不错。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水东老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