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海文化传媒 发表于 2015-10-19 10:12:41

《灵山的玄妙与太山的拙朴》

《灵山的玄妙与太山的拙朴》      周五晚上,群友们相邀,驱车灵山茶果农庄聚餐。深秋时节,夜幕早早降临。六点不到,周遭已经一片漆黑,这是城里所不可见的。这也许恰是大山的深邃对夜的包容吧,好在不多久上天就开始炫耀她的珍宝。漫天的星星在遥远的上空闪动,仿佛一群顽皮的孩童在操场上跳舞,又好似一条硕大无朋的银色鲤鱼抖动着满身的银鳞,在月光的招摇里熠熠生辉。
       农家乐的满桌佳肴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星星们孤寂地浮动在高空之上,透过大厅的玻璃,满怀心思地窥视着一群推杯换盏的吃货。当陶马罐子里的酒被倒完之后,肚子里的酒开始发酵,众人纷纷醉去。朦胧中乘着月光走进农庄对面的竹林,斑驳陆离的疏影合着大山深夜呜呜做势的风不停地摇曳,它们的配合将灵山的秋夜渲染的诡异迷离。走在这样的世界里,幸亏有主人的两杯马年特制柔和壮胆,才让我没有失去勇气。
   哗哗的水声固执地穿透厚重的黑暗,刺破层层的灌木、竹林,不厌其烦地喧嚣着,讨论着,那一份热烈已经深深感染了林中的漫步者,打乱了悠闲自得的步履,更是纷扰了本来已经不算宁静的内心。追随有些凌乱的脚步,穿过竹林,月光下泛着白色光带的山泉正旁若无人地奔走在灵山大峡谷凹凸不平的沟壑里。它是那么热烈,那么奔放,那么豪情,那么自信,那么的自由自在,即便是在这样的黑夜。
      一弯不甚明亮的月亮孤傲地悬在半空,将修葺整齐的景区曲曲折折的石板路照射的青光凄苦,逶迤穿梭于竹林和荒坡之中。仿佛一段远古的爱情故事,缠绵、悠长。而奔流山间的溪水又像是嫦娥寂寞时随意扔下的丝带,飘忽不定中被灵山的山神偷捞下来,挂在了腰间。一切都是那么精致、妥帖,就像是一场精心安排的盛宴,正在招徕为它而来的游人。
    徜徉在这样玄妙的山谷,你除了愉悦,还是愉悦。
    如果不是第二天去了太山,我或许一直都会被灵山大峡谷的玄妙所倾倒。改变这个意识的,不是太山的高大,也不是它的妖娆,而是太山脚下那个不知名的峡谷的拙朴、粗糙。
   因为第二天是礼拜六,同伴们决定去距离灵山不远的太山,据说那儿新发现了一处峡谷。有同伴不屑,哪有比灵山大峡谷更好的,何况刚刚看了峡谷。好奇心终究占了上风,一行人颠簸中去了太山。
       领路的吴君指着路边山坡一处灌木丛,从这儿下。大家愕然,即便知道是未开发,也不能接受这了无痕迹的一指,几乎无从下脚。
      到底还是钻进树丛。引导人类向前进的往往不是生活必需品的创造欲,而只是一份好奇心。踩着厚厚的落叶和落叶腐烂后化着的松软泥土,双手不时攀援住身边的树、竹,甚至小草,在一步三滑中下到谷底。水声不大,远没有灵山大峡谷山泉的喧嚣。它是文静的,不紧不慢地在这大山的谷底徜徉。一些拙朴的枫树在秋风中逐渐染上红色的胭脂,如待嫁的村姑,立于一潭或一呇之间,精心梳妆。高处的山峦,近处的红叶,还有幽蓝天幕上朵朵白云和透过树枝的缕缕阳光一起聚拢在这清澈的水中,仿佛天上的画师打翻了手里的调色盘,将原本见底的潭水渲染的光彩照人,色彩斑斓。那一份静谧也被灵动的光斑摇晃的耀眼炫舞。这寂静的山谷无声地沸腾起来,恰如一场音乐的盛宴。呆立在水边,把自己倒影成一道风景,静享这不可逼视的美丽撞击着水里的人影。一些经年的枯木早已只剩下一截苍凉,和其它树枝上垂下的藤蔓交织在一处,勾勒出一处处饱经风霜的雕塑。一些枯黄的竹干恣意地仰卧在山坡,没有人会来收拾它们和它们还茁壮生长着的同伴。这里已经是自然界自己的天堂,无需人类的涂抹。生生死死,死死生生,都是那么率性、坦然,它的美丽恰是它固有的拙朴,它无声无息的繁衍。
   不是所有的故事都可以用语言讲述,正如太山峡谷的美丽。因为有一种美不是用来欣赏的,而是用来成长的。

家乡人 发表于 2015-11-20 11:41:34

你懂山懂水,难得城里人!

竹海文化传媒 发表于 2015-11-20 20:05:12

家乡人 发表于 2015-11-20 11:41
你懂山懂水,难得城里人!

呵呵,我不算城里,俺老家是山北滴:P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灵山的玄妙与太山的拙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