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海文化传媒 发表于 2015-8-9 16:28:11

海锅“说宝岛”——

      终于能给心灵放个假,要么是身体,要么是心灵,总有一个在路上。如今,我们一起上路...
    海锅“说宝岛”——《穿越余光中》   
   台湾之旅是从飞机晚点开始的。在大巴车上,导游就十分肯定地说,飞机会晚点,面对我们诧异的目光,她淡定一笑,今天是八一,军演。结果她是对的,候机大厅的小喇叭很温顺地抱歉,由于空中管限制,您将要乘坐的台湾航空公司杭州飞往台北松山机场的本次班机晚点。很幸运的是只晚点了三十分钟,我们终于通过检票口,踏上AV321-200班机。飞机的噪音之大,超出了我的想象。在一阵眩晕的轰鸣中,飞机拉升,渐至一万米,太阳的光芒刺破多层的机舱玻璃,告诉我们,这已经是云层之上。机翼之下是蓝色的“海洋”和海洋中千奇百怪的“雪山”,仿佛三D动画中的神话故事。只是我们却不能走进它们的世界,只能静静地坐在沙发上,让幻想的眼光透过厚厚的玻璃,看远处的一架飞机像“大师兄”一样犀利地穿越云层。那是飞翔的世界,属于飞鸟和神话,我们无须钦羡。一小时二十分钟的空中之旅在台湾空姐的礼貌送别中结束,我们终于踏上宝岛的土地。接下来,就将是我们的环台之旅。



                                                   ——《匆匆的台北》
    台湾松山机场的地面工作人员和空姐同样柔情,我用了柔情而不是热情,因为他们人性化的管理让我们真正有“宾至如归”的感觉。    台湾的导游更是热情洋溢,在“家人”,“感恩”的亲切称呼中,妙趣横生的解说词牢牢吸引旅游大巴上的每一个人。结果车过台北市政府我们居然忘记拍照,导游说对面就是总统府,凡是台北市长,都是总统府的下一届主人,所以市政府和总统府是一条大马路相连,方便新总统搬家。我在后悔没拍照,便弱弱地问“贵妃”(胖导游自嘲),等会可不可以去总统府拍照,贵妃粲然一笑:阿哥,不可能啦,我们马上就要离开台北。大巴径直将我们拉到台湾101高楼,贵妃给了我们奢侈的二十五分钟,去逛一百多米高的奢侈品大楼。结果当然是匆匆,太匆匆。面对标签上动辄几十万新台币的价格,终于明白导游的匆匆是多么的英明。大巴再次启动,欢快地奔驰在通往桃园—新北线上,我们就这么匆匆作别还没看清的台北,去往第二站——慈湖陵寝。


                                                   ——《蒋公好》
    旅游大巴奔驰在整洁的柏油马路上,导游贵妃不无得意地夸赞台湾的人文主义,大街上开不到忙碌的环卫工,同样看不见垃圾;川流不息的汽车,听不见一声鸣笛。她说,你们一定要去麦当劳或者肯德基,不是去消费,而是去感受那些台湾的儿童是怎样保持环境卫生的。我很汗颜,因为我知道在我们家,你看不到。贵妃善于言辞,一路像位优秀的演说家,她告诉我们,台湾的人文要感谢台湾的九年义务教育,要感谢蒋介石,她谈起国民党,更是滔滔不绝。来台湾,一定要去见见一个人,她是这样说的。他在台湾搞个人崇拜,到处都是他的铜像,形态各异。贵妃说起她小时候上学,进校门,首先必须给铜像鞠躬,念念有词:“蒋公好”。如果她说的是真的,这不和他的对手如出一辙?贵妃笑了,不信?我们下一站就是“慈湖”,阿扁当年下令销毁所有铜像,国民党一位市长说,毁了可惜啊,你们都买给我吧。结果一批文物得以保留,他本人也因此飞黄腾达。这些铜像被安置在慈湖公园,公园深处是蒋公陵寝。他不愿下葬,因为他要叶落归根。没想到一代枭雄,也有这么脆弱的内心。不论政治,单单这么深沉的“回家”情结已经深深打动每一个人,站在门外,深鞠一躬:“蒋公好”。





                                                   ——《中台禅寺的禅机》
   台湾的街道大多狭窄,这当然是因为它三分之二是高山,城市土地紧张所致。大巴车居然常常找不到停靠站 ,导游会催我们动作麻利一点,赶紧下车,此刻她们会忘记提醒你注意安全。不过台湾的汽车司机素质都蛮高,远远会将车停住,让行人先过。昨天我说路面上看不见清洁工,路面很清洁。马路上也很难看见警察,交通秩序却很井然。这些都是我们平时所不可见的。早上七点半,旅游大巴载上我们从新竹出发,在听完“贵妃”导游近三个小时的购物洗脑后,大巴司机陈哥将车停在了南投县埔里镇的“中台禅寺”。贵妃叮嘱我们四十分钟后务必回到大巴车,然后去那个在海拔七百多米的高山之上的大湖。中台禅寺自民国八十一年启动,历时九年,建成并对外开放。据说唯觉老和尚有先见之明,中国大陆和台湾必将破冰,成为一体,所以在1981年就将禅寺定名为“中台禅寺”。当然,撇开佛教的神奇,我们也能看出大师期望两岸统一的美好愿望。台湾的寺庙规矩比较开放,不收门票,不卖香火。可以在殿堂随意拍照,但必须禁声。中台禅寺的建筑也有别于内地寺庙的金碧辉煌,中台禅寺的建筑内涵融合了中西工法,并且运用“直了成佛”的顿悟法门“因次第尽”的渐修精神,还有古代丛林的风格,将艺术、学术、宗教和文化融为一体,却不失禅宗的风格,庄严、得体。许多居士举着保持安静的提示牌,悄无声息地提醒着前来朝拜或游览的人们。这里的静穆是令人窒息的,对于我们习惯了热情洋溢的寒暄热闹,在这样的生活中,注定是压抑的,结果人们早早回到大巴车。在菩萨座位两边看见一玄联“一花开五叶,结果自然成”,这里隐藏着怎样的禅机?我不得而知,匆忙拍下,供智者参禅。







                                                    ——《导游与导购的区别》
    贵妃擅长游说,她很得意地告诉我们,每年马总统会请她们优秀导游吃顿饭,因为马小马哥盛赞她们是岛内的“外交家”,游客直接接触最多的本土人士。所以她们的言行举止代表了台湾地区的形象,任重而道远,干杯!贵妃在话筒前声情并茂地比划着。圆润的脸庞夸张着各种表情,我深深体谅着一位导游的酸甜苦辣,她们也是为了生存而放下尊严,不遗余力地去劝化游客慷慨解囊。老实说,她的功课做的真到位,上知天文,下晓地理,忠义报国的诤言,插科打诨的戏言,千言万语一路相伴,都是为了让你掏钱。出了中台禅寺,大巴陈大哥配合默契,车径直停在邵族文化园。据说邵族是台湾仅存的原著民,91年的大地震遭受重创,人口仅剩二百八十人。看来上帝没有垂青,尽管他们的家在美丽的日月潭。邵族女子的舞姿是动人的,邵族人的灵芝也是野生的,何况还和蒋总统有着千丝万缕的纠结。但是很不喜欢他们的噱头——急需男人配种,政府重金求子。这是旅游文化还是色情文化?由它去吧,你明白它是日月潭里的鱼,你在岸上,它在水中,这就够了。何况日月潭本身就是一种浪漫,即便它算不上鱼,也姑且看着一朵浪花,只是这浪花是日月潭里的游轮击起的,就像这婚配的诱惑,同样是利益的驱使策划的。



                                              ——《走近日月潭》,
    本来准备写下“走进日月潭”,想想平均水深二十七米,还是将进改成近。贵妃诡异地问我们,你知道日月潭的水是什么味?每年的入秋,小马哥会在这儿举办一次万人同游日月潭,那场面...她的话不用说完,我们已经明白,那水的味道。但是,日月潭水的清澈还是给了我们惊喜。一池碧绿印青山,半山烟雨茏深潭。小游轮轻快地游弋在这满眼的葱茏中,船尾欢乐的白色水浪将我们的视线不断拉长。逶迤的群山深情地簇拥着日月,柔情似水,是水柔情将两个潭注满并且洋溢成一湖墨绿。我们一起跌进这荡漾的柔波里,幻化成风,游弋在玄光寺的佛光中。玄光寺是供奉大师兄师父的,台湾寺庙众多,大大小小,形式各异,释迦摩尼、观音,乃至关公均有供奉。所以供奉玄藏也是正道。据说台湾人一是信佛,二是信风水,也就是道。看来他们还真是秉承了中华民族的文化,而且委员长还重视儒家思想,在日月潭玄光寺的上方建有纪念蒋母的慈恩寺,宣扬忠孝节义,将传统文化继承发扬。就是口碑最尴尬的导游也有别于其它地方,她们宣扬的也是这三要素,就是诱导购物也做的温文尔雅,充满哲学、佛学、道法自然。牛庸说我的说说每篇都提到导游“贵妃”,似乎有些那个什么,要求上玉照,有图有真相。今天一上车便用手机拍照,并告诉贵妃,有网友要求上传,她哈哈一乐,我看看照的好不好,不好的话我摆个造型重照。那满满的台北口音国语让人忍俊不禁。如果你来宝岛,千万记得找贵妃哦,牛锅锅。






                                             ——《寻找歌声中的阿里山》
    不到阿里山,等于没有来台湾。这是贵妃说的。导游的嗓子和老师的一样,职业病,沙哑。贵妃不怕,很敬业地嘶叫:阿里山的姑娘美如水呀,阿里山的少年壮如山...这是一首大陆曾经很流行的歌曲。贵妃说,阿里山本来没这么出名,因为大陆人民都会唱,两岸破冰之后,来台湾的内地游客一定要来阿里山,想亲眼看看阿里山的姑娘到底有多美,所以阿里山名声大噪。其实歌是歌,事实是事实。比喻有歌唱:高高的树上挂槟郎,谁先爬上谁先尝。贵妃指着窗外细高的一片片绿色植物:那就是槟郎树,谁先爬上谁先摔死欸。写歌词的人没看过槟郎树欸,不过阿里山情歌蒙对了,阿里山的姑娘真的美如水,可不是美如鬼呃。她的感叹词,一欸一呃的抑扬顿挫让一车的游客哈哈大笑,仿佛阿里山已经化作日月潭的一池碧水。但阿里山没水,只是茂密笔直的日本杉和千百年树龄的桧木。日本杉是日本统治台湾时从日本引进的优良品种,缘由两个,一个是日本人以为永久占领台湾,所以引进优良品种准备自己享用,二是因为桧木是阿里山的神木,极其珍贵,树龄有的高达二千五百年,关键它生长极其缓慢,材质密度极高,是树中极品。日本人砍回日本都用在神社做了法器,结果满山的桧木只剩下八十几棵。日本人从长治考虑,补种品质挺高的日本杉。但日本人失算了,第一,他们被赶回日本岛,第二,原本在日本需要五十年才长成材的杉树,因为水土和气候的不同,在阿里山十年就成才,结果品质下降,只能用作电线杆,最终成为日本殖民者的一个罪证。阿里山还有一个历史,就是远征军返回台湾,被安置在阿里山,种植高山乌龙茶,取名“老兵茶”。阿里山用她博大的胸怀抚平这些抗战老兵身体和心灵的双重伤痛,同时也袒露自己遭受的摧残与耻辱。那残存的神木与铁轨是不屈与践踏较量后定格在二千多米高山之上的化石,向世人诉说着历史的悲壮与真实。贵妃一直在重复一句顺口溜:一二三到台湾,台湾有个阿里山,阿里山上有神木,明年反攻回大陆。这是当年委员长来到台湾时鼓舞士气的一句妄言,现在是每天有二万大陆游客入台,反攻大陆是不可能的啦,台湾已经被大陆游客攻占了欸。贵妃的国语好好听哦。











竹海文化传媒 发表于 2015-8-9 16:32:15

                                       ——《日月潭的水是孩子思念的泪水..》   昨天刚刚游玩日月潭和阿里山,今天看见四川凉山那个四年级小姑娘的作文最后一句“课本上说,有个地方有个日月潭,那是女儿想念妈妈的泪水”。我忽然一阵悲凉,如果是今天游日月潭,我一定会兴致索然。因为这个小姑娘四年前没了爸爸,现在,唯一的亲人,妈妈因病离世。除了日月潭的泪水,小姑娘还将要面对阿里山风雨多变的天气。忽然很想给贵妃提个建议,大陆人民这么热情支持台湾的旅游,台湾旅行社是不是可以发起一个“思念之旅”,让所有像西凉山这位泪水注满日月潭的孩子,亲眼看看日月潭,这里承载着多少孩子思念的梦啊。





                                                ——《海峡,海峡》...
   今天出发的很晚,原来上午只有一个行程,钻石大比拼。九十分钟咧,大家帮帮忙呃,公司规定的,观光购物团吗。贵妃无助的眼神再次征服了大家,结果,一上午就这么没了啦。中餐每桌一只龙虾,贵妃安慰大家。其实,安慰大家的并不是龙虾,而是贵妃带我们去看海。从高雄市出来,沿途看见民进党的大广告墙已经将蔡英文冠以“总统”名号,贵妃说,这是民进党的天下,要是台北,早被我们摘除了扔进海峡了。大家看窗外,这就是台湾海峡,今天下午的行程要经过二个海峡,一个大洋,厉害不厉害。我带你们去巴士海峡游泳,太平洋太深了,有鲨鱼哦。巴士海峡,这是我们在地理课上长关注的地方,曾经是那么遥不可及,今天我已经被你拥入怀抱。都说海水是蓝的,其实不仅仅是,它还是透明的,像流动的蓝色玻璃。你可以看见一群群细小的海鱼苗在身边欢快畅游,你可以看见脚下的细沙、礁石,你若走向深水,浓稠的咸水会轻松将你飘起,无须使力,你便可以轻快地游弋在巴士海峡的蓝色透明里。轻微的细浪从远处一层层追来,到你身边,咸咸的海水会亲热地涌进你的口中,让你品味这博大胸怀内心的苦涩。这儿是台南的最南端,台湾的顶尖处,它的名字叫垦丁。清朝政府为了开垦台湾南部的无人区,从广东强征三百万壮丁,送到台南开垦荒地发展农业。这儿是垦荒的壮丁集中地,所以地名也就成了简称“垦丁”。对当时的台湾是幸事,可是对那些离乡背井的壮丁,何尝不是一个噩梦,就像阿里山山顶上的老兵茶一样苦涩。好在这是一个美丽的地方,在这些垦丁的后代们是幸福的,也像老兵茶的今天,是香甜的。这或许就是自然造化中的辩证法吧,我们今天纠结的,未必就不是明天向往的,最重要的是随缘。









竹海文化传媒 发表于 2015-8-9 16:39:51

                                              ——《去太平游泳》...    《伤心太平洋》这是一首歌,导游在我们进入太平洋之前问大家知不知道这首歌,说实话,我不知道,但莫名地喜欢这略带忧伤的曲名。从台南到台北需要两天,沿途都是太平洋。贵妃又是顺口溜“好山好水好无聊”,因为两天的茫茫海水相伴,审美疲劳哦。刚从巴士海峡转入太平洋,我们纷纷举起相机,拍摄辽阔的太平洋,湛蓝的海,湛蓝的天,浪漫的太平洋。两个小时后,大家渐渐陷入昏睡,导游开始放电视片,并鼓励大家,下午我们去太平洋游泳呃。畅游太平洋,真的很诱惑。中午在东部海岸风景区“驾嘣”(吃饭的台语译音),下午车穿过竖有白色建筑标示的北回归线,到达花莲市的航空站。站边就是海滩,不时有战斗机从头顶呼啸而起,海潮也乘势涌上,海空呼应,气势汹汹。在海边踌躇良久,看海浪一波三折不断涌来,心有犹疑。终于有一位弄潮的老手,戴着潜水镜,口含呼吸管,一头扎入海浪,将身子平伏在海水上,享受海浪起伏带来的快乐。看他挺安全,终于忍不住了,让身体扑进太平洋。太平洋的海水浮力更大,轻轻舒展身体,将自己的身心一起浸润在这无边的湛蓝中,任凭海水的清澈涤荡我们的灵魂,在海水的高高低低中沉浮。海浪在远处形成一排隆起,向岸边涌来,与前一次海浪的退潮撞击,后浪翻越退后的前浪,将自己抬高,泛出白色的浪头砸向海岸。太平洋的海水真的很清澈,海水的清澈透明真的让人的心灵在那儿得到净化,终于明白为什么许多人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到海边来,在海风中静静地伫立,听海潮澎湃的演说,看海水涌动的欢乐。一切尘世的烦杂都会被海水卷走,留下的便是逐渐平静的内心。...在白色的排浪后面,海水反而是平静的,暗流是在水下,人浮在上面,只是轻微的浮动,人若站在浪头前面遭受的就是迎头痛击。当我第二次准备下海 ,迎面涌来一排高浪,一把抓下我的眼镜,等我伸手去捞,只是碰到了一下,眼镜就告别了主人,毅然决然地投进太平洋的怀抱。太平洋,你给了我哲理,我留给你礼物,我会告诉我的朋友们,我将探询的眼睛留在了你的世界。







                                                    ——《故宫~故宫》
    昨天很快睡着了,是不是台北故宫文物的历史厚重压抑了神经,早早诱发了睡意,我不敢妄言。但台北故宫不可不写,不仅仅因为里面有六十九万余件文物,更重要的是它的存在,是一个历史的见证。...台北故宫的建筑风格还是古典与海派的结合,这应该是台湾建筑的一个重要特点,你只要留意一下蒋介石时期的重要建筑,便可以感知。台北故宫是白墙绿瓦,和内地的红墙碧瓦略有不同,个人以为,选择白墙是融入欧美风格,保留绿瓦是传承历史。这很符合蒋介石和夫人的思想,一个中一个西。台北故宫馆藏文物大多小巧玲珑,但都是绝世珍宝。这就隐藏着深重的历史背景,它的背后是一段影响了一个民族发展历程的历史,所以我说它更重要的意义是时代背景赋予的。...台北故宫里绝大部分的文物来大陆,国共两党在分分合合的纠结中向前走过,持续近一个世纪。在这场纷争中,中国历史发展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当五星红旗即将红遍中国大地的关键时刻,蒋介石带着从故宫等地聚拢的一批珍贵文物匆匆来到台湾,继续自己的国家梦。他费劲周折,辗转带着这批文物,其初衷应该是保护文物,免遭战火和日本人的掠夺,是准备一旦北平失守,南京不保,能在重庆临时政府妥善保护这批文物。等到抗战胜利,没有能够将文物送回故宫,解放军已经渡过长江。仓皇失措的蒋委员长携带这批文物和抗战胜利向日本追回的包括著名的玉屏风在内的一批文物一起用军舰带到台北。一九六二年,反攻无望的蒋介石痛苦地决定扎根台湾,建立代表国家历史的文物馆藏。为了标榜自己的所谓正统,也将这座收藏文物的建筑称为故宫。于是,在中国近现代史上出现了两个故宫。






                                                《再见,台湾》...
    原本早上七点半的灰机,因为“苏迪勒”的抢先一步而搁浅。坐在基隆港的小旅馆里安静地欣赏电视中十七级台风的摧枯拉朽,听窗外呜呜作响的肆虐 ,眷念着遥远的地方那个属于自己的温馨小城。终于要出发了,台湾的台风匆匆而来,忙忙而去,满眼除了遍地落叶,连根拔起或拦腰折断的大树,已经看不到狂风的踪影。松山机场里更是平静,这平静里总有些不安,我们办完登记手续,坐在登机口。广播里不时传来飞机晚点的消息,因为“苏迪勒”已经登陆。我们追不上台风,台风却阻止了我们回家的脚步。晚上五点,有工作人员十分遗憾地通知我们,因为天气原因,飞机无法在松山机场起降,我们必须“转场”。在一番折腾之后,九点半,我们总算将安全带扎在了腰上。飞机穿过台北的夜空,点点闪烁的灯光将台风过后的宝岛装饰成故宫博物院里金光闪耀的珍宝。
   台湾,再见。







潇湘馆 发表于 2015-8-10 19:38:30

看你的文章,身临其境好像也去了台湾耶:)

老好人 发表于 2015-8-13 09:59:49

感谢海锅分享!

大城小爱 发表于 2015-8-13 10:00:27

台湾是我的梦想,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去观光

新起点 发表于 2015-8-13 10:01:29

楼主,台湾比大陆要文明的多吧

风景这边独好 发表于 2015-8-13 10:01:40

赞一个!

竹海文化传媒 发表于 2015-8-13 22:38:56

潇湘馆 发表于 2015-8-10 19:38
看你的文章,身临其境好像也去了台湾耶

谢谢关注

竹海文化传媒 发表于 2015-8-13 22:39:41

老好人 发表于 2015-8-13 09:59
感谢海锅分享!

谢谢老板推荐阅读:$
页: [1] 2
查看完整版本: 海锅“说宝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