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棋 发表于 2014-2-2 07:57:48

无锡州洞虚宫重建三元祠山殿记(录文)

无锡州洞虚宫重建三元祠山殿记杜本书亚中夫绍兴路总管兼管内劝农事知渠堰事白墅泰不篆额。无锡洞虚宫,本梁大同间所创回斗山青玄观也,宋初[徙置城中]赐额曰洞虚观,我朝泰定元年改观为宫,盖为国家建熙事之所会,士民祷祠之灵区也。初,州之高士华君益谦既主宫事,又兼治杭之宗阳西太乙宫,以谓虚则其初隶业之地,土田之入虽薄,室屋衰坏不可以不葺,乃数往来而缮完之。至顺三年□月 ,有不戒于火者,三元祠山之殿毁焉。则又叹曰:兹其可以已乎。夫穹然而覆于上者,天也,兀然而载于中者,地也,沛然而流于下,愈远而不可穷者[皆]水也。 是三者,物莫能大之。人生其间,善恶之有纪,功过之有考,得不在于此矣。[将使人远祸而趋福者,其亦在于此矣]。若夫祠山大神,则古所谓御大灾捍大患者。天高矣,地厚矣,水深矣,高则人莫得而至也,厚与深则人莫得而入矣。大神则能出入有无,而通乎人所不能通者,故旱干水溢,与凡阴阳之沴,皆能为人乾回于沕漠之顷而销弭之,则三元与祠山之祠,皆不可以不作。于是,在宫之有职掌者曰安以道、沈常徳、童德和、张玄德等经营之,好善之家乐于佽助,遂庀工度材,作两新殿。至元再元之四年九月吉日告成,坛堂邃严,像设庄睟,光灵威望,视昔有加。州人来观,歆向畏饬之心兴焉。夫盈宇宙之内者,皆鬼神也。物之细者,鬼神具焉,况其大者与其精爽之赫然者乎。然而人心者,鬼神应感之机也,以泛散之心,茫然求之,则不若为位貌以聚夫求之,心之所聚,鬼神之所在也。华君于其所在,以其法醮祭之,亦必有其应矣。盖三辰顺轨,川泽率职,寒暑节,风雨时, 百物咸殖,上之人无忧而有寿,下之人皆无恶而有善。蒙神之庥,得相与安乐于太平之世,此所以祝釐之意也。世之务私其身者,固不遑于他。及其或脱去物累,翛然而独往者,又皆有所不为。求其能如华君之用心者,亦鲜矣。予于其征记也,故喜为书之。宫昔有方丈之室,[自宋南渡以来,尉假之以为署],至于摧腐不可支也。因撒去之。且七十年矣。今亦仍故址以为室云。至正四年十月。 知库陆道成,直岁钮若水,监□张守玄,曹世祥,监宫童德味,提点宫事陈道坚,提点张可久,灵妙通玄弘教真人杭州路宗阳宫主领宫事住持西太一宫兼常州路无锡州洞虚宫住持华益谦立石。何源刊。

说明:
  2005年5月,无锡碑刻陈列馆在翻修明伦堂时,在明碑《礼部钦依出榜晓示卧碑》的背面发现了一块道教元碑《无锡州洞虚宫重建三元祠山殿记》(以下简作《三元祠山殿记》)。据媒体的介绍,此碑乃洞虚宫主持华益谦于元至正四年(1344)十月所立,杜本书,何源镌刻,碑现长2.25米,宽0.93米,估计原碑宽度当在1米以上,边缘有凿去痕印。明洪武15年(1382年)立卧碑时,利用了30多年前的这块元碑,从而形成两面碑。  关于这块碑,已有地方学者透过媒体发表了一些初步意见,如章振华先生发现碑记所云洞虚观改名洞虚宫是在元泰定元年(1324),可以纠正目前的天历年间(1328-1330)说,并认为“碑文宣扬了封建迷信的鬼神论,也通过对自然力量的颂扬,揭示了天、地、水三者至高无上的权威,指出没有任何力量、任何物能超越它。”另有学者发现书碑者杜本是“元代的一位理学大师、文学家和医学家”,从而提升了该碑的价值,并对杜本书碑的缘由做了推测。
  我于2008年托友从陈列馆拍照,发现碑文作者乃元人陈旅,遂参校陈旅文集各本,给碑记做了录文,并略加考订(录文[]之内者或补或校)。偶见论坛有同好辛先生着力于祠山资料之收集,遂将录文公布,希望有助于祠山文化之研究。




我是张超 发表于 2014-7-22 07:52:19

谢谢分享,又多了一份祠山文化的实证。
页: [1]
查看完整版本: 无锡州洞虚宫重建三元祠山殿记(录文)